重點品牌 當前位置: > 專題活動 > 重點品牌 >

“新京江畫派”中國畫作品學術研討會專家發言摘要

作者: zjwl   時間:2017-11-06 16:00

 
呂品田(中國藝術研究院常務副院長)
        文化是一個城市的靈魂,也是一方水土持續發展最深層的力量。今天的“新京江畫派”中國畫作品展,給我第一個整體感受是,一批整齊的、優秀的、高水平的作品的集中呈現,令人感到震驚和震撼!充分體現了“新京江畫派”這么多美術家對自己文化傳統的自信、從容和堅守。今天鎮江畫家能取得如此令人鼓舞的成績,追根溯源首先可能要追尋到它的文化認知上,而這種認知對今天的美術創作乃至文化建設其實都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個強烈感受是“新京江畫派”乃至鎮江整個地區的美術創作有一個鮮明的面貌,這也許與鎮江所處的地理位置有很大的關系。這種文化地理兼容南北:既有北方的大氣,畫幅普遍很大,畫面的氣象也很大,包括對一個局部的、當地景色的描繪,也能用一個恢弘的構圖來加以處理,從而彰顯出這種大氣;還有南方的靈秀,有時候這種靈秀就是與生俱來、因地制宜的滋養的產物。南北方文化在共同地塑造著“新京江畫派”的畫家,在作品畫面上南、北的美學品格得到了一種交融,形成了鮮明的特色。
        第三個感受比較強烈的是“新京江畫派”的畫家們十分講究法度,體現在整個作品畫面上顯得很有修為。“新京江畫派”的作品畫面上首先能感受到畫家們很好的修為,如同石濤所說的“夫一畫含萬物于中”這使得我們的畫面有一個很穩定、很堅實的基礎。所以,這個畫面是耐看、耐品、有深度、有修養的,以至于因此而衍生出一種“文氣”,即使是充滿激情或是飽含當代情感的畫面依然如此。另外,我覺得還有一個特點就是這種修養表現得較為均衡,詩、書、畫等方方面面都很好,這也是特點之一。
        “筆墨當隨時代”。通過這些作品能看得出來我們所有的畫家都在追求一種新意的表達,然而如何去把當代的體驗、當代的認知表現出來,這其中有著大量的探索,包括在構圖上、體裁上的探索、對傳統體裁的重新認知以及現代城市景觀的介入等。所以,今天的作品既呈現出深厚的修養,又不陳舊,給人以一種清新撲面的感覺。

 

 
呂品田 中國藝術研究院常務副院長
 
李永林(解放軍藝術學院美術系教授)
        本次“新京江畫派”展覽的作品顯得非常“大”,包括作品尺幅、整體面貌,我覺得都反映了當今社會發展的現況。這些作品中特別奇怪的風格不多。我們現在有很多創新,包括技術、材料上的創新等,但是在這個展覽上稀奇古怪的東西并不多。當然,這并非意味著我們要很保守,拒絕“當代新”或“現代新”,而是更多的需要“雅正”的作品。即是指在正派的基礎上發展“現代新”,這才是探索創新的正確道路。隨著時代的變革與當代藝術的不斷發展,一味求新來吸引別人眼球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只有“雅正”的東西、高質量的東西才能歷久彌新、永葆藝術生命力。
        本次展覽大尺幅作品占了絕大多數而“小畫”不多。這在某種程度上也許會影響到一些手法、手段、藝術、技術修養頗高的人們的精微的表達。如果我們將中國古代的繪畫梳理一遍,不難發現其中超一流的作品“小畫”所占比重比較大。
        北宋時期鎮江著名的書法家、畫家、書畫理論家米芾,他的文人畫理論以及他的書法地位、包括在繪畫方面“米氏云山”這樣的創造也是無人能及的。我認為“京江畫派”這個概念,包括鎮江(京口)這個地域,土壤與前景非常好。那么,作為地方的文化部門或是研究者,建議應該注重把鎮江重要的歷史人物的理論、作品等所有相關的東西系統地進行學術上的匯總,就像同樣出自鎮江的《文心雕龍》那樣,有計劃的開展相關的學術研究。綜上所言,提兩點建議:一是希望鎮江能夠在歷史文化理論研究上做一些更加細致的工作,同時以這些理論為基石,鼓勵更多優秀的畫家創作出更加“雅正”的藝術精品,力爭在未來三至五年內能舉辦一場作品與理論成果展示相結合的精品展。二是希望鎮江的有關部門能夠重視對網絡媒體、新媒體平臺的開發與運用,更好地宣傳鎮江的歷史人文及藝術成果。

 
 
李永林 解放軍藝術學院美術系教授
 
李文君(甘肅畫院學術研究部主任)
        從靜觀、比較、分析的角度,我認為 “新京江畫派”這個展覽所呈現出非常飽滿、水平非常整齊的面貌,也使我看到了鎮江畫家們所擁有的一種文化自覺。我是十多年前在上海博物館第一次見到了張夕庵的山水畫,由此才了解到“京江畫派”。后來在南京博物館、廣東博物館都曾看到他的作品。在清代中期,張夕庵能夠以孤標傲世、面目一新的面貌呈現在當時的畫壇上,這是非常了不起的。而且這個風氣一直延續到現在,就像李永林教授所說到的“新京江畫派”作品真的是沒有“邪氣”、“怪氣”或“妖氣”,始終處于一個“雅正”的文化氣象中。這可能與鎮江南北相融的地理環境與歷史溯源有關。也許是由王文治、張夕庵他們那個時代所形成的當地本身所固有的文化、傳統氛圍一脈相承所致的結果,而這樣的一種傳承和變革直到今天依然蒼勁有力!
         中央美院的杜哲森先生與萬青力先生,兩位美術史論家都非常注重對“京江畫派”的研究,花費大量時間完成的著作中都曾濃墨重筆、十分詳盡的提及“京江畫派”。萬青力先生在2007年出版的《并非衰落的百年》中曾高度評價“京江畫派”,他形容在清朝的將近三百年的時間里“京江畫派”是一顆寶石。在當時,我們的眼光全部都聚集到所謂的主流繪畫、正宗繪畫上,但是他在那部書中就把張夕庵在世界各地的作品整個都列舉到了,他還分析到了美國的一些拍賣行對張夕庵繪畫的文件。所以說,這樣兩位甘坐冷板凳、潛心研究的學者都在密切的關注“京江畫派”,我覺得我們作為今人更應該抱著同樣的姿態來關注當今鎮江美術事業的發展與建設,這也是我的期待!


 
李文君 甘肅畫院學術研究部主任
 
丁觀加(中國書畫藝術委員會副主席) 
        “京江畫派”曾被稱‘仿吳畫派’,即仿“吳門畫派”。但面對畫派質疑,張夕庵曾在自己的日記中詳細地寫到自己并非“吳門畫派”、也并非“金陵畫派”,而是“京口畫派”。因此,他著重寫實,從而走上了自我創作的道路。直到周鎬這一代,《京江二十四景》中的二十四個景點全部都是寫實表達,從而在畫壇上異軍突起,成為了可以與“吳門畫派”相提并論的畫派。
        丁琪是中國近代“京江畫派”理論的重要研究者,著有《京江畫人征略》等著作,是后人研究“京江畫派”重要的原始資料。原鎮江博物館館長陸九皋先生就曾以此為依據撰寫過以張夕庵為代表人物的“京江畫派”的論文。歷經文化大革命等波折,后來陸先生的這篇論文在《美術研究》雜志上第一次公開發表。
        鎮江這方水土得天獨厚,文化底蘊太深厚了!在我看來,我們的名勝古跡是固定的、不可流動的歷史文化遺產,而我們的書法、繪畫、戲劇等這些藝術是可流動的、可廣泛傳播的非物質文化瑰寶。我希望鎮江各級部門能看到這一點,把這些藝術作為鎮江城市對外宣傳的一張“新名片”。并由衷地期待在新的時期,能夠看到有心人士促成舉辦一場畫作與學術理論研究相結合的展覽。


 
丁觀加 中國書畫藝術委員會副主席
 
章燕紫(中央美院藝訊網執行主編)
        我寫過兩篇關于“京江畫派”的論文。但近年來,我較多時候都是參加當代美術作品的展覽。今天來了之后,恍然間有一種仿佛回到了多年以前的感覺。這種感覺是正面的甚至是親切的,感觸卻是非常深的。這個展覽里面好像特別的、新奇的東西不太多,作品風格偏傳統。但是當我做當代藝術越久,我就越能感受到傳統的力量與優勢。其實,沒有什么東西(尤其是藝術作品中)是更先進、更新潮的,而是只有它品質與格調間的高下。我認為,堅持某一種東西并且一直不去被新的東西所干擾也是一種立場,而我個人很欣賞這種立場。


 
章燕紫 中央美院藝訊網執行主編
 
朱培爾(《中國書法》雜志主編)
        今人無論從什么樣的角度出發來探討“京江畫派”的意義都是非常有意義的。我認為,畫派的形成不在于打造,“新”與“老”之間固然也無法完全復刻。但是作為“新”的一方,我提倡更多的著眼于我們的生活開展創作,就是如何運用你的感受去演繹你的作品。作為當代“新京江畫派”,不在于繪畫體裁一定要表現金山或是焦山,更多的應該去關注該如何更多、更好地演繹鎮江的歷史、鎮江的繪畫傳統,演繹鎮江現代的山水給你的印象。我認為不一定要局限于由鎮江本地人或是住在鎮江的人去畫鎮江,那些途經鎮江的人或是在寫生過程中對鎮江的某處景致有著別樣情愫的人,由他們來畫鎮江可能會有新的表達。所以,我建議如果有機會再舉辦類似的展覽,不妨邀請一些鎮江以外的專家或畫家到鎮江進行采風創作,這樣一個展覽的呈現可能將更具影響力及廣泛性。


 
 朱培爾 《中國書法》雜志主編
 
顧平(中國國家畫院研究員)
        我出生在鎮江,鎮江對我來講可以如數家珍,我對鎮江畫壇也是比較關注的。我認為實際上畫沒有新舊,只有畫家對作品情感的交流。后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米芾、王文治、張夕庵等等這些鎮江歷史上的書畫大家們的藝術造詣與情懷,今人至今無法超越。我十分崇敬張夕庵那份對山水的情懷,他畫的特別精美又凝重,溫潤又蒼茫,彰顯出江南煙雨的朦朧氣息。
         “新京江畫派”是對歷史文明的重新梳理,我期望我們的畫家不要看得“太沉”,我們應該更多的去關注繪畫本身的問題,去關注它的筆法問題、墨法問題,它的造型,它所傳達的人文情懷在哪里,這才是重中之重,而不是過多地關注舉辦什么樣形式的展覽、如何進行包裝。古代的張夕庵做到了,我們當今畫壇的很多人還未做到卻依然沾沾自喜,我覺得這是一個時代的悲哀,但這也不能見怪,每一個歷史時期的存在都有一個客觀現實的依托。但是我想我們雖然沒辦法去否認、左右這個世界,但我們畫家可以去左右自己手中的筆、手中的“畫心”以及我們的文化的修養。當下,鎮江畫家最重要的,是要把以張夕庵為代表的“京江畫派”的代表人物及傳承者們,他們對繪畫的熱忱及傾注的堅定與熱愛貫穿體現出來,努力創作出優秀的作品。


 
顧平 中國國家畫院研究員
 
周亞鳴(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鎮江市美術家協會主席) 
        今天,我們通過回望 “京江畫派”來打造“新京江畫派”,歷史的智慧究竟給我們以怎樣的啟迪?在我看來,歷史上的“京江畫派”有個十分鮮明的特點即是與江對岸的“揚州畫派”相互呼應。“京江畫派”的重點及立場是在于對“正脈”有史以來繪畫傳統的堅守與繼承,這也是它的重要價值所在。傳承“京江畫派”,重點應該是學習它的思維方式、立場和態度,而不是僅僅局限于對畫法或題材的學習與研究。


 
周亞鳴 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鎮江市美術家協會主席

友情鏈接:

  • 中國文藝網
  • 中國作家網
  • 中國評協網
  • 中國視協網
  • 中國雜協網
  • 中國書協網
  • 中國攝協網
  • 中國民協網
  • 中國舞協網
  • 中國曲藝網
  • 中國美協網
  • 中國音協網
  • 中國影協網
  • 中國劇協網
  • 江蘇文藝網
  • 江蘇作家網
  • 金山文學期刊網
  • 2013-2015 版權所有 © 鎮江市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地址:鎮江市南徐大道68號新行政中心6號樓 郵編:212050

    信箱:zjwlzlb@163.com 蘇ICP備16019423號-1

    网上最好菠菜网站排名 深水埗区| 兰州市| 义马市| 平乡县| 塔城市| 靖边县| 日土县| 莱阳市| 巴青县| 邵阳县| 聂荣县| 衡山县| 龙里县| 万全县| 涟水县| 承德市| 陆河县| 额济纳旗| 东光县| 天水市| 旌德县| 香格里拉县| 琼海市| 明光市| 交口县| 兰州市| 赤壁市| 柏乡县| 淮阳县| 伊宁县| 高尔夫| 长泰县| 陈巴尔虎旗| 罗源县| 杨浦区| 鲁山县| 太康县| 资溪县| 泌阳县| 桦南县| 淮北市| 镇沅| 巧家县| 临朐县| 蕉岭县| 迭部县| 尼勒克县| 长泰县| 唐河县| 永善县| 永靖县| 洪江市| 凤城市| 岳阳县| 乌鲁木齐县| 上林县| 盈江县| 东乡族自治县| 政和县| 汶上县| 泉州市| 将乐县| 达州市| 石景山区| 安义县| 南开区| 高台县| 肇庆市| 东乌珠穆沁旗| 宜丰县| 嘉义市| 柳州市| 军事| 镇康县| 怀仁县| 山阴县| 岳阳市| 尉犁县| 左贡县| 北川| 长宁区| 神农架林区| 洪湖市| 拜泉县| 莎车县| 彭阳县| 宁安市| 石家庄市| 收藏| 福安市| 蓬溪县| 清河县| 新余市| 青铜峡市| 隆昌县| 吉安县| 巫溪县| 南部县| 周宁县| 定南县| 库伦旗| 阳城县| 宝坻区| 黔西县| 永兴县| 五寨县| 博湖县| 五原县| 容城县| 延寿县| 双城市| 绵竹市| 德令哈市| 太仆寺旗| 吉林市| 江山市| 如皋市| 彭州市| 石门县| 永平县| 陆良县| 平乐县| 民权县| 永川市| 宣威市| 梁河县| 广汉市| 兴城市| 吐鲁番市| 沈阳市| 山阳县| 长春市| 安塞县| 虹口区| 托克托县| 罗山县| 南康市|